首页 从紫罗兰开始的无限穿越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173、最后一击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
  
  “真是疯子。”高台上,艾斯德斯眼神一寒。
  
  事到如今,她也知道这件事的背后不简单了。
  
  布德这人虽然死板,但绝不会死板到这种程度。
  
  一定有什么原因驱使着他这样做……
  
  而除了他对于皇室的忠心之外,艾斯德斯找不到其他答案。
  
  “队长……”兰从身后走上前,“场上的士兵长申请中止这场比赛。”
  
  “驳回。”艾斯德斯说。
  
  “可是……”
  
  “兰,就算我下令中止,你认为布德会停手吗?”艾斯德斯的声音沉着冷静,“我相信路叶,你也应该相信他。”
  
  说完,她看向赛场。
  
  她心知那两人就如同绷紧的硬弓。
  
  如今大家所能做的,就只有静待利箭离弦。
  
  左臂的断面出冒出一丝丝的黑烟,路叶甚至能够闻到肉被烤糊的味道。
  
  说起来打了一天了都没吃多少饭……肚子都有点饿了。
  
  “我的体力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。”布德说,“六十秒,一分钟之内,我们决胜负吧。”
  
  “没有异议,”路叶说,“正好打完回去吃饭。”
  
  “真是狂妄的小子啊……”
  
  夜色如墨,而竞技场格外地亮。
  
  两人的距离不过六七米。
  
  但在说完话之后,双方却都一动不动,仿佛陷入了沉寂。
  
  静若磐石,动若惊雷。
  
  下一秒,双方几乎是同时朝前冲击。
  
  而这一次的交锋,双方都不遗余力。
  
  刀光剑影、拳势如风。
  
  瘴气环绕着不死斩,对抗着布德的电流。双方都以高速撕裂空气,铁器碰撞洒出大片的火花,转瞬即逝,刀剑之间迸发的尖啸令不少人都捂住了耳朵。
  
  一分钟已经过了三十秒。
  
  而这三十秒似乎格外漫长。
  
  几乎是倾尽全力的白刃战之后,双方暂时地退开。
  
  “还有一半的时间……”
  
  “那就来吧。”
  
  月色被乌云笼罩,暗得令人心烦。
  
  路叶突然抬头,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丝冰凉。
  
  下雨了?
  
  布德突然举起右手,拳头围绕着一丝丝的电流。
  
  一股风包围了他,风中夹杂着电流的啸叫声,他整个人居然缓缓地漂浮了起来。
  
  那是电磁场,布德利用它,使自己悬浮在了空中,仿佛神明。
  
  雨渐渐地变大了。
  
  天空中突然打下一道枝型的闪电,转瞬即逝。
  
  所有的灯都灭了,光束交织成网。
  
  电光将两人的光影投射在每个观众的身前,像是夜幕一般将其笼罩。
  
  大雨倾盆,但却没人离场。
  
  “以往我用这招的时候,面对的是一个军队。”布德说,“你是第一个让我使用它的……个体。”
  
  “可我不觉得荣幸。”
  
  “当然不,死亡不应当成为一种荣幸……既然无法砍掉你的手,那就只能杀了你。”
  
  天空再度电闪雷鸣。
  
  路叶缓缓呼吸。
  
  他微微下蹲,按刀在侧,低头看着拜泪的刀柄,仿佛沉思。
  
  可这时已经没有什么可沉思的东西了。
  
  肌肉蓄了力量,力量犹如流水般灌注刀身。
  
  他只知道,最后的一击,应当倾尽所有。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